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妇联 >> 巾帼风采 >> 正文
麻风村里谱写青春之歌——记开平市玲珑医院医生徐娜
[来源:江门日报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1年7月11日 | 浏览6984 次] 字体:[ ]
 

徐娜获得了第六届“南粤巾帼十杰”深感光荣和自豪。

徐娜每天都了解病人的身体情况,对一些听力差的人讲话要贴得很近。

  编者按

  在我们身边,有很多值得我们关注的焦点人物或者群体。比如在与犯罪嫌疑人展开搏斗的治安员李章才,最终他身中3刀后,仍拖住歹徒不放,因伤势过重牺牲;比如我们曾经报道过的掏粪工,因城中村改造搬迁中的村民,以及大学生村官群体等等,他们真实而平凡地演绎着自己的人生,并深深感动着我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开设“人物”专版,还原普通人的生存状态,期望迸发出焦点人物的思想火花,以飨读者。

  徐娜的故事已经不用再作过多复述,一个本科大学毕业生,毅然将职业定位在一个异乡的陌生大山里,服务一群身体残疾、无人关爱的老人。在资讯日益发达的现代社会,在城市经济日渐繁华的时候,在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年龄段,年轻的徐娜过着极不方便的购物生活,没有诸多朋友围绕谈心,却将最好的服务带给了她的病人,她一遍又一遍擦拭病人们化脓的伤口,让他们的身体从衰弱变得健康;她一次又一次如女儿般慰藉老人的心灵,让他们的内心从自卑走向开朗。

  她赢得了病人的感激,赢得了媒体的尊敬,赢得了社会的赞赏,最终获评第六届“南粤巾帼十杰”。  (本版文/张茂盛 图/周华东)

  实录

  在开平市玲珑医院,记者要求看一下徐娜获评“南粤巾帼十杰”的绶带,她刚刚展示,麻风病人张源老人就一把抢过去了。“南、粤、巾、帼、十、杰”,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又把绶带另一边的几个字念了一遍,突然,他嚷嚷开来:“大家快来看哟,全广东省几千万人里选十个,我们玲珑村就占了一个,真是好骄傲!”正在屋子里打麻将或看电视的其他老人们也都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围观,他们笑呵呵地纷纷议论开来,为这个“女儿”的成就感到骄傲。

  青春无悔:

  落户麻风村

  徐娜,1982年10月出生,大学学历,中共党员,江门市开平玲珑医院主力医生。2004年,徐娜于江西医学院毕业时,其所在专业就业形势十分看好,而且已有几家医院向她发出邀请。与此同时,开平市玲珑医院的张院长也向她发出邀请。后来,徐娜来到这所坐落在山里的医院进行“考察”:这间麻风病治疗专科医院,建成于上世纪50年代,建在了远离市区的山沟之中。经过50多年的风雨侵蚀,玲珑医院早就显得破旧不堪了,整个医院加上院长在内只有两名医生……然而,面对张院长的期待,病人们渴望的眼神,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徐娜最终还是做出了无悔决定:留下来。于是,那年7月,徐娜无怨无悔地来到了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为这间只有两名医生的医院增加了新鲜的血液。实际上,麻风村里的生活十分闭塞和单调,这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娱乐,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最初的决心:到人们最需要的地方去,用行动回报社会。

  2006年,徐娜与男友董淑猛在开平举行了罕见的“麻风村里的婚礼”,把家安在了麻风村。徐娜落户麻风村后,被安排住在办公区一栋已近30年的老楼房里,有3间屋子,虽然一下雨就漏水,但是她却觉得很满意。由于玲珑医院地处偏远山区,外出很不方便,先要走半小时的山路,再坐上一个多小时的汽车,来回一趟就得一整天,每次采购回来都扛着大包小包。为了减少买菜的奔波,她和丈夫也种起了菜。从来没有务过农的她,虚心向村民请教,从不辨菽麦,到如今菜地里长出各式蔬菜,真正地过上了半医半农的生活。

  医者父母心:

  情系麻风病人

  玲珑村里居住着60多名麻风病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麻风病康复者。给麻风病人治疗,除了用眼睛观察外,有时还得用手直接触摸病人溃烂的部位,但是徐娜一点也不抗拒。为了增进与病人的感情,她到麻风村后,经常到各家各户去串门,主动与他们拉家常,尝尝他们做的饭菜。不久,好学的徐娜便在频繁的沟通中学会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自然地拉近了与病人的关系,以致村民个个都十分信任她,喜欢拉着她聊天谈心。如今,在村民眼里,她不仅是玲珑村麻风病患者的医生,更是他们最亲密、最贴心的女儿。

  对麻风病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被人接受更让他们开心的事了,然而事实却是,很多病人得不到别人的尊重,甚至得不到家人的接纳,但徐娜用自己的努力改变了这种现象。2007年办理第二代身份证的时候,村里有位阿婆的户口不在玲珑医院,徐娜和丈夫便去镇上给她开户籍证明,后来得知她有一个儿子还在那个镇生活,于是便提出,要想方设法联系到她的儿子,希望他能去看望一下母亲。最后,当这个儿子知道他母亲还健在时非常惊讶,因为早在多年以前他的父亲就告诉他母亲已经去世了。当时,儿子很想见母亲,却由于社会上对麻风病人及其家属还有很大的偏见,使他也带着些许害怕和犹豫。最后,在徐娜和丈夫的努力劝解下,他们终于母子相认,使在场的很多人都流下感动的泪水。

  徐娜到来后,还为病人们送来了前所未有的娱乐。每逢节假日,能歌善舞的她总会精心策划各种活动与病人们一起联欢庆祝:砍竹子、糊红纸、挂灯笼、包饺子。这5年里,徐娜陪着病人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节日,即使春节,她也留在山里与村民一起度过。

  锐意进取:

  奉献医疗事业

  徐娜不仅细心,而且十分好学,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为麻风病人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由于玲珑医院除麻风病患者外,还有其他皮肤病的临床病例,所以临床学习也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她希望自己在皮肤病的诊断和治疗上能有一个长足的进步。这几年来,完成本职工作之余,她先后赴江门市皮肤医院学习配药、皮肤病临床等方面的知识;到五邑中医院进修针灸理疗、广东省中医院进修中医皮肤科,并把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工作上,为病人提供了良好的医疗服务。

  她很珍惜每一次的进修机会,每次只身一人离开山里到外面进行刻苦的学习时,她还常常打电话回去询问病人的情况,每到周末,她一有时间都会赶回山里见见这些老人家,陪他们聊聊天,为他们进行各种服务。5年里,她凭着一颗仁爱之心兢兢业业奋战在玲珑医院,并脚踏实地地前进着,以实际行动,来消除人们对麻风病人的歧视。

  对话

  谈经历:

  在这里不会做噩梦

  “为什么当初一签就是15年?”

  “既然来了,就决心做下去,这不一下子就已经在这里干了5年多了。”

  “曾经你一度害怕被同学知道你们的工作,现在还会害怕吗?”

  “那时年轻,很要面子。同学们都留在大城市,有的在学校,有的在医院,有的在药厂,收入高多了,我们俩却在这山里面,怎么跟人比?人家说以后开同学会都是比职业、比收入,我们自然也会遇到这种困惑。本来不想让他们知道啊,但是后来媒体报道了我们,所以瞒是瞒不住了,同学们也都联系我们,赞美我们,肯定我们,所以没什么怕不怕的了。”

  “感觉你和董淑猛跟福利院里的志愿者差不多。”

  “还是有区别,毕竟福利院老人和麻风病人这两个群体的内心世界不同,福利院的老人们是因为年龄大了才进福利院,但麻风病人是因为一种疾病在年轻时就被强制性集中在这里,从这个层面讲,麻风病人更苦,他们内心的落差更大。而我们相比志愿者,有一些医学专业上的要求。”

  “在玲珑医院工作的经历带给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这种经历,人的一生很难碰到。带来的变化,那是一种内心的感觉,看到自己服务的一群人性格越来越开朗,就觉得非常开心。这段经历让我对自己的人生态度和处事办法都发生改变,看到他们这么苦的一群人都可以慢慢快乐起来,我们健全的人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我就觉得吧,要全方位看待一个人,要平和看待一件事,做事不要走极端。”

  “几年前的那个选择,让你得到和失去了什么?”

  “失去的,是城市人那种生活方式,方便的购物环境。先前的几年,生活极不便利,没有城市购物生活,没有娱乐,没有电脑,也没有电视,和董淑猛忙完医院那一摊活后,还剩大把时间,两个人面面相对,玩扑克,非常寂寞;得到的就多了,环境幽静,空气好,心情放松,睡觉安稳,在这里生活的几年我从来没做过噩梦。”

  “城里人工作累了,心累了,释放压力会去唱歌,喝酒,你们如何释放压力?”

  “我们没有那么多压力需要释放。我们在这里过得很好。”

  “媒体经常报道你们,是否困扰过你们的生活?”

  “不会,所有来采访我们的媒体都是善意的,他们不但报道我们,也把麻风病人、麻风病的情况报道出去,让更多人前来关心麻风病人,认识麻风病,所以要感激媒体。”

  谈麻风病:

  麻风病人需要尊重

  “你和丈夫刚来的时候,玲珑医院的麻风病人们是什么表现?”

  “他们没有信心、没有尊严。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远离外人,有记者来,他们也不高兴自己被拍照,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模样不好看。这种自卑存在于他们的内心,伴随了他们的大半个人生。”

  “你们到来后,这些情况有所改变吗?”

  “这几年,随着媒体的宣传,社会上不断有人前来探望,组织活动与他们同乐。他们自己内心也感觉到,记者的到来会让更多的人前来关心他们,是对他们好,因此慢慢地,他们也就放松戒备,愿意接受外人了,他们的内心开始有勇气面对社会。”

  “有什么表现呢?”

  “明显乐观了很多,笑容多了、响声多了。有个老人告诉我,开平有个小曲儿叫《卖鸡调》,这调子他们年轻时大多都会哼,在这里一住几十年都没怎么哼过,但是这几年,他们经常结合身边发生的事情,现场编排台词,歌唱医院发生的变化,感激志愿者来这里探望,他们通过唱歌来表达自己的感叹,诉说自己的感激。”

  “你每天生活在这里,要让他们转变应该很艰辛吧。”

  “的确。因为历史对麻风病的误解,这些人的人生被毁掉了。他们的家人无奈地、残忍地抛弃了他们,人们像看到瘟神一样躲避他们,到后来他们自己内心都觉得自己是怪物了,自卑就深深地烙了下来。我们刚来时,因为语言、因为陌生,根本无法走近他们的内心,他们很忌讳提起那些伤心的往事。加上这里以前没有电视,他们根本无法了解外面的情况,不信任外人的情况持续了很久。还是时间改变了一切,我们用行动赢得了他们的信任。”

  “他们最需要什么?”

  “尊重。你对他尊重,你不远离他,他就感激你,信任你,不会躲避你。给你讲一个例子吧,2006年的时候,有人前来探望他们,有一个记者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麻风病人,显得害怕,离病人们远远的,因此前面的几个病人都不理他,但是后来这位记者放开了,他走进一位残疾阿婆的屋子里,直接坐在她的床边跟她聊天,临走时病人们都称赞这个记者是好人。”

  “你和董淑猛也是用尊重率先叩开他们的内心么?”

  “来的第一个星期,张院长就带我们俩去为他们看病。张院长交待说:不要有歧视、害怕的情绪。我们以前实习时见过麻风病人,不稀奇,也不害怕,因此我们开展工作时都把他们当正常人看待,虽然语言不通,但我们始终微笑着,为他们轻轻地检查、上药;后来的几天,我们主动向他们学习种菜,叫他们‘阿伯’、‘婆婆’,亲切的称呼,谦虚的求教,令他们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存在,他们慢慢地信任我们了,但是要问到他们家里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那是他们最深处的伤口。”

  “麻风病真的不可怕么?”

  “麻风病的传染率非常低,而且玲珑新村的病人们都是康复后的病人,不会传染。我们问过北京的一些专家,他们告诉我说,其实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少国家就对麻风病人实行不隔离治疗了,在开放式医院里治疗,麻风病人不会受到特殊感觉。希望有一天,我们的病人们也可以享受到开放的对待。”

  语录

  1.这种经历,人的一生很难碰到。带来的变化,那是一种内心的感觉。

  2.因为历史对麻风病的误解,这些人的人生被毁掉了。他们的家人无奈地、残忍地抛弃了他们,人们像看到瘟神一样躲避他们,到后来他们自己内心都觉得自己是怪物了,自卑就深深地烙了下来。还是时间改变了一切,我们用行动赢得了他们的信任。

  3.你对他尊重,你不远离他,他就感激你,信任你,不会躲避你。

  4.麻风病的传染率非常低,而且玲珑新村的病人们都是康复后的病人,不会传染。希望有一天,我们的病人们也可以享受到开放的对待。

  5.在媒体、政府和社会的帮助下,玲珑医院的所有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医院条件改善,病人越发开朗,所以我们不会感到压抑,没有那么多所谓的压力需要释放。

  6.我是幸运的人,我和董淑猛都是幸运的人。

  7.病人们教会了我很多,他们的经历让我懂得乐观地活着是多么重要。

  8.我们和牧师身份不同,我们是党员,是医生,但感觉有一个理念是相近的,那就是我们都宣扬爱、互助与和谐。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同一专题

  • ·无相关文章